她的真實身固態硬碟份是什麼?
  警方查明,郭美美嗜賭成性,先後60餘次往返中國澳門、香港及周邊國家賭褐藻醣膠博,“郭美美通過網上聯絡、熟人介紹等多次與人進行性交易,每次的價碼達數十萬元”
  經查明,郭美美出生在湖南益陽一個單親家庭。其父有詐騙前科,其母長期經營洗浴、桑拿、茶藝等休閑服務,其大姨曾因涉嫌容留他燒烤人賣淫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其舅舅曾因販毒被判刑
  她的固態硬碟巨大能量從何而來?
  郭美美2008年9月至200房地產9年9月花錢進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進修一年2010年認識深圳商人王某
  “從那以後,她想要錢了就會從北京飛到深圳找我,我安排食宿並每次給她5萬塊,算是包養費。後來,我給了她240萬元讓她買車”
  不論是炒作紅十字會,還是“2.6億賭債”,諸多不實消息都疑似有幕後推手進行網絡炒作
  “紅會炫富”真相是什麼?
  “其實我和我身邊的親人、朋友、包括我前男友王某,都不是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我本人也不認識任何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因為自己的虛榮心,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導致紅十字會這幾年名譽受損這麼嚴重,現在說對不起都不足以來表達我的歉意。”
  “今天藉著這樣一個機會,我想把真相說出來,還紅會一個清白,跟紅會說一聲真的很對不起。”
  郭美美紅會炫富事件始末
  ●2011年6月20日,微博上一個名叫“郭美美baby”的女孩引起眾人矚目。她在微博上的生活照顯示,她開瑪莎拉蒂跑車、在別墅開生日會,皮包、手機、手錶都是昂貴的奢侈品,而她微博認證的身份是“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這些微博引發了公眾對其財富來源的強烈質疑和對紅十字會持續多年的信任危機。
  ●2011年6月22日,“郭美美Baby”的實名認證被取消,經新浪微博官方查實,“郭美美Baby”原認證說明為演員,“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認證沒有經過嚴格審核。
  ●2011年6月22日、24日,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先後兩次通過官方網站發表聲明指出,經對有關信息的調查、核實,中國紅十字會沒有“紅十字商會”機構,也未設有“商業總經理”職位,更沒有“郭美美”其人。
  ●2011年6月28日,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向新華社記者表示,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已以郭美美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為由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已經立案,並依法開展相關工作。
  ●2011年7月,紅十字會總會邀請審計署工作組進駐商業系統紅十字會進行審計,並已商請中國商業聯合會組成聯合調查組開展相關調查工作。
  ●2011年12月,中國紅會公佈了由監察部、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北京劉安元律師事務所、中國商業聯合會、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相關人員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的調查結論,認為“郭美美”及其炫耀的財富與紅十字會無關,但商業系統紅十字會的管理存在問題。
  ●2013年4月,儘管時隔2年,但郭美美事件仍讓公眾對中國紅十字會難以重建信任。中國紅會社會監督委員會新聞發言人王永表示,將於5月中下旬重新調查郭美美事件。但隨後中國紅十字會秘書長王汝鵬否認中國紅十字會將重新調查本事件,王永也表示,重查郭美美事件目前僅僅是提議,並未形成正式決定。
  ●2013年9月,民政部《2012年度中國慈善捐助報告》顯示,2012年,我國社會捐贈總量(含我國接收國內外社會各界的款物捐贈)共計約817億元,相當於人均捐款約60.4元,與2011年度相比,全國接收捐贈額減少28億元。全國各級紅十字會系統接收社會捐贈21.88億元,與2011年相比下降了6.79億元,同比下降23.67%。
  ●2014年7月,郭美美因涉嫌在巴西世界杯期間賭球,被警方行政拘留。
  ●2014年8月,公安機關公佈的調查結果以及郭美美本人的供述顯示:她與中國紅十字會毫無關係。
  “在裡面的這段時間,回想自己這幾年所做的事情,我非常後悔。出去以後,我不會再去賭博、炫富或者去做一些違法或違背道德的事情,會踏踏實實做人。”在北京市某看守所內,犯罪嫌疑人郭美美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近日,郭美美,這名因“紅會”事件一夜成名的網絡“炫富女”,再次陷入輿論的漩渦。但這次的事態,遠比她當年的突然“走紅”更為嚴重:7月9日,北京警方打掉一個在世界杯期間組織賭球的犯罪團夥,抓獲團夥成員8名。該團夥在境外賭博網站開戶,通過電話、微信等形式下註,進行賭球違法犯罪活動。郭美美是其中參賭人員。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消息引發社會熱議。案件背後有無更多內幕?郭美美的真實身份是什麼?她的巨大“能量”從何而來?“紅會炫富”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為進一步查清案情,北京警方聯手廣東、湖南等地公安機關成立專案組。隨著偵查的深入,諸多謎團一一揭開。
  “賭球人”郭美美
  租房開賭局 非法牟利
  來自北京警方的最新消息顯示,7月14日,郭美美等人因涉嫌賭博罪被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在大量證據面前,郭美美供認了在世界杯足球賽期間參加賭球以及組織賭博的違法犯罪事實,並供認了長期參與賭博活動、為牟取暴利開設賭局的犯罪事實。
  警方查明,郭美美嗜賭成性,先後60餘次往返中國澳門、香港及周邊國家賭博。2012年底,郭美美在澳門賭場認識了一名外籍職業德州撲克賭徒康某某,很快發展為情人關係併在北京同居。2013年2月,郭美美與康某某策劃在北京開設賭場,由其生活助理呂某某出面,在朝陽區北京公館西塔樓以月租1.9萬元的價格租下一套房屋用於設賭。隨後,郭美美及康某某購置了賭桌、籌碼、POS機。
  “第一次組牌局時,她的外籍男朋友跟一個中國合伙人開了一場,郭美美只賺了7萬多元。她覺得少,說‘還是得女人當家,下次我自己組牌局’。”呂某某說。此後,郭美美每次都是自己聘請專業發牌手,找專人負責賭資結算,並打電話或發微信邀請“朋友”上門賭博,她本人抽取3%至5%的返點作為“水錢”。
  警方初步核實,郭美美開設賭局的每場賭資金額都在百萬元以上,她個人通過“抽水”非法牟利數十萬元。北京賭徒朱某就是郭美美的“朋友”之一。儘管此前僅有一面之緣,郭美美卻如同老熟人一樣,熱情地邀請朱某參加她組織的牌局。
  “她從晚上8點多一直到夜裡1點多,不停地打電話邀請我‘以牌會友’,說兩人再見見面,還說那邊有許多朋友,都是有實力、有名望的人。”朱某供述。在郭美美的力邀下,朱某在深夜1點多找到了這個賭局。雖然朱某一再說沒帶錢、也沒帶卡,但郭美美還是堅持為他提供了籌碼,僅兩個多小時,朱某輸掉了40萬元。
  “演員”郭美美
  商演為名 頻頻從事性交易
  郭美美曾在網上炫耀豪賭,稱“輸大了”。就在涉賭被拘的前不久,她還精心炮製出一則聳人聽聞的消息———有微博稱,郭美美在澳門賭博欠下兩億六千萬元賭債,隨後又赴澳門還款,其資料隨即從追債網上刪除。該微博稱,郭美美找到了新“靠山”,替她還清了近半數欠款,使她暫時得以脫身。郭美美本人轉發了微博,並留下“汗”的表情。然而,警方查明,這純粹是一條虛假新聞。
  郭美美供述,她在澳門賭博時認識了某賭博網站負責人傑某,傑某提出借郭美美之名進行虛假炒作,以提高該網站的知名度。兩人一拍即合。作為酬謝,傑某向郭美美提供40萬元的籌碼供其賭博。
  不久,傑某的賭博網站發出“郭美美在澳門賭博輸2.6億元”的新聞,被各大網站爭相轉載。“當時,我正在辦銀行貸款買房子,因為這個新聞的影響,銀行貸款都不批了。所以,新聞發了沒幾天,我就跟他說快點撤掉這個消息,已經對我產生了負面影響。”郭美美供述。郭美美說,當時,傑某認為,如果刪掉這條消息的話,媒體會說這是假消息,對網站的信譽造成影響。“所以,過了一個多禮拜,他們接著又發了一個假消息,說我找到新靠山,幫我還了一半的賭債。”這次,傑某又向郭美美支付了10萬元。
  郭美美還向警方供認,她簽約南方某演藝公司,公司安排她每年不少於50次的“夜場商演”,每次支付報酬5萬元,這是其主要收入來源。但警方核查,郭美美所謂的“商演”其實不足20場,更多的卻是借“商演”為名從事性交易。“郭美美通過網上聯絡、熟人介紹及主動搭訕等多種方式,多次與人進行性交易,每次的價碼達數十萬元。”辦案民警介紹。
  據郭美美供述,2013年7月,在收取對方5萬元人民幣定金後,郭美美按約定從北京飛往廣東,在某酒店與揭陽一男子見面,又收了30萬元港幣後,與其發生了性關係。郭美美回到北京後,該男子又匯給她11萬元人民幣。“她經常告訴我要去外地演出,但我們到了當地後,接機的都是陌生男子。當晚,她會與這些男子開房,第二天我為她收拾行李,都會有成捆的現金。”呂某某供述,“郭美美經常帶不同男人回家過夜。”
  “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郭美美
  “我其實不認識任何紅會的工作人員”
  經查明,郭美美1991年出生在湖南益陽一個單親家庭。其父有詐騙前科,其母長期經營洗浴、桑拿、茶藝等休閑服務,其大姨曾因涉嫌容留他人賣淫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其舅舅曾因販毒被判刑。
  郭美美自幼隨母親生活,1996年起先後在廣東深圳、湖南益陽等地念書,2008年9月至2009年9月花錢進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進修一年,畢業後與他人在北京合租房屋,成為“北漂”一族,主要靠承接小角色以及母親的接濟生活,直至2010年認識深圳商人王某。王某,男,46歲,廣東省深圳市人,以參股方式投資房地產、基金等領域,是郭美美2011年“紅會炫富”事件中的關鍵人物。因涉嫌刑事犯罪,王某於7月24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010年8月,我要朋友幫我介紹個女孩玩玩,朋友就介紹了郭美美。郭美美從北京飛到深圳,我為她安排了酒店,第二天就跟她發生了關係,當時她向我要了3萬塊錢。從那以後,她想要錢了就會從北京飛到深圳找我,我安排食宿並每次給她5萬塊,算是包養費。”王某供述。“她要求我給她買一輛跑車,說是生日禮物,不買就跟我斷。後來,我給了她240萬元讓她買車。”王某承認,“她知道我有老婆孩子,圖的就是我的錢;我看上的是她的年輕。我們各有所圖而已。”
  郭美美如何牽涉到紅會的?“朋友翁某在北京收購了一個叫中紅博愛的公司,我投資500萬元參了10%股份。”王某供述,該公司正與隸屬於中國商業系統的中國商業紅十字會商洽開發“中國博愛小站”項目,即購買車輛免費為社區老人提供醫療服務,車輛噴塗“紅十字”標識,以項目為名招攬廣告贏利。“有一次,翁某跟我聊公司招人、裝修的事情,郭美美在旁邊聽到了就說要應聘。後來,她說要做CEO,當時我不知道CEO是什麼,就笑笑說你做什麼都行啦。”王某回憶。
  為增加炫耀資本,郭美美根據想象,把個人微博認證從“演員歌手”更名為“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發佈豪車、奢侈品等炫耀奢華生活方式的照片,將與她本人、中紅博愛均無關係的中國紅十字會推進了輿論漩渦,引發慈善信任危機。
  “其實我和我身邊的親人、朋友、包括我前男友王某,都不是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我本人也不認識任何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因為自己的虛榮心,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導致紅十字會這幾年名譽受損這麼嚴重,現在說對不起都不足以來表達我的歉意。”“今天藉著這樣一個機會,我就想去澄清,把真相說出來,還紅會一個清白,跟紅會深深地說一聲真的很對不起,非常對不起。跟老百姓也是要說對不起,對那些得不到救助的人,更是對不起、對不起……”說到此處,郭美美流著淚,埋下了頭。
  警方還發現,不論是炒作紅十字會,還是“2.6億賭債”,以及為郭美美量身定製的網絡電影《我叫郭美美》,都疑似有幕後推手進行網絡炒作。對此,警方正在深入調查中。
  一個課題
  治理假醜惡
  也是系統工程
  郭美美因涉嫌賭博犯罪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對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流下了悔恨的眼淚。其一系列行為對社會道德造成的衝擊,負面影響難以估量。面對郭美美式的“假醜惡”現象,不能聽之任之、養癰為患。國家、社會、媒體和網民均應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不能讓“醜聞成為醜聞製造者的通行證”。
  郭美美真的只是個乾傻事的無知女孩嗎?雖然郭美美稱自己只是出於好奇和虛榮心,幹了不該乾的事,但是,當2011年炫富事件剛發生時,如果真是一個無知少女不經意間犯了錯,她理應及時向社會公眾、被其牽連的單位說明事實真相,表示誠懇道歉,使事態平息。
  然而,事實上,事發後,郭美美及其背後商業推手非但沒有收手,反而更加招搖,變本加厲進行炒作,演出了一連串的鬧劇。從其行為來看,明顯具有主觀惡意,就是想通過炒作吸引眼球。為達到這個功利目的,甚至不惜摧毀慈善機構的多年信譽。
  近年來,運用類似郭美美醜態百出的招式吸引眼球的大有人在,炫富、不雅等詞彙充斥網絡,甚至起到“示範效應”。一些網民以獵奇心態競相追捧,一些媒體則為了提高收視率、點擊率也將這些人請為嘉賓,推波助瀾,使丑劇、鬧劇發酵、蔓延。
  這些所謂“網絡紅人”的行為,扭曲了人們的價值觀,嚴重損害了社會風氣,將年輕人引向“有名有利就是成功”“炫耀就是人生價值所在”的歧途。“郭美美現象”對社會提出了新課題:即針對“假醜惡”的綜合治理也是一個系統工程。
  一方面,在其發生、發酵的過程中,需要相關部門和權威人士理直氣壯地站出來正本清源,及時引領公眾明辨是非黑白,糾正被其誤導的價值觀,守護住社會道德的底線。另一方面,媒體和網民也應當壓縮“假醜惡”的生存和傳播空間,不為其提供發財的機會,也不為其聲名的傳播打開方便之門。全社會都有責任將郭美美等攔阻在發展的初始階段,禁止其大行其道,用“正能量”反制“假醜惡”。
  一些反思
  以無恥開啟
  以可恥結束
  這是一場關於醜聞的“傳奇話劇”將要謝幕的節奏———文化學者張頤武如此評價郭美美世界杯期間涉嫌賭博被行政拘留。3日晚間,警方公佈了郭美美案件的最新調查進展。事實上,郭美美“炫富”“賭博”多次引髮網絡鬧劇、甚至是輿論事件的背後,折射出一種值得關註的社會文化現象。對此,記者採訪了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
  A 越罵越紅的社會土壤:
  挑明欲望+釋放壓力+看客心理
  實際上,由2011年至今,從扯上紅十字會的各種炫富到不雅視頻再到涉嫌賭博犯罪,關於郭美美的話題就沒消停過。越來越多的人發出詰問:一系列拜金到無恥的言行,居然能一直吸引輿論關註,明明是“假惡醜”的代言,卻在網絡上不乏擁躉?而且這種越罵越紅的網絡“紅人”,如鳳姐、乾露露等,為何近年來有批量產出之勢?
  “這種社會現象值得我們反思。”張頤武分析說,這些“紅人”常常是一些年輕人,言行舉止雖然有爭議,卻釋放了公眾的一些潛意識--明知虛榮拜金不是正確價值觀,卻暗合自己心底“漂亮又有錢真好”之類的欲念;另一方面,這些“紅人”口無遮攔、放縱不羈,讓一些年輕人的壓力和困擾得到一種宣泄。
  滋生這種現象的社會土壤中還有一種成分--看客心理。“有些人把價值錯位和荒誕當做社會的傷口,抱著看笑話和起哄的態度。”張頤武說,與此同時,互聯網新媒體的傳播,無形中也具有放大效應,經過幾輪連番傳播而形成相當大的影響。
  B 價值觀錯位:
  扭曲的成功觀和消費觀分裂年輕人的價值觀
  對涉世未深的年輕人而言,郭美美們危害頗深。有網友表示憤慨:幹了壞事不需要付出代價,相反依然可以過著令人羡慕的豪華生活……郭美美事件糟糕之處在於她對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反向影響。張頤武曾在他的博客中總結郭美美現象的負麵價值:在一些年輕人的“無意識”中強化一些扭曲的價值觀,一是扭曲的成功觀,認為不管怎樣,有名有利就是“成功”;二是扭曲的消費觀,認為炫耀性的消費就是人生的價值所在。“這些負面的價值對於年輕人的影響力既不必高估,但也不可小覷。”張頤武說,“一個個體的行為被放大,讓公眾覺得這樣的行為是可以接受的,而其後繼者也往往走得更加極端,這就是負面‘示範效應’。”
  C 理性疏導浮躁虛榮風氣:
  負能量事件要第一時間澄清
  在被問及如何疏導和遏制社會上這種浮躁虛榮的風氣與現象時,張頤武說:“人性中原本就有這種對醜聞感興趣的傾向,而社會也總會有一些縫隙。我們要做的,是秉持平常心,不要那麼膚淺亂追捧,要有些耐心和韌性,要有理性判斷力,等待真相的還原。”他同時說,類似事件的複雜性在於其似乎暗示社會的某種陰暗之處,但又含含糊糊。這其實最傷害社會本身,也會打擊人們對於社會的基本信任。在應對類似情況時,政府和媒體都應儘量在第一時間澄清負能量事件背後的陰暗與含糊,不要留有很大的猜想空間,以致於最後陷於被動。“現在看來,法律是讓人們成功脫離密室的最後那把鑰匙。”
  本版稿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郭美美:我想還紅會一個清白)
創作者介紹

蔡依林

qa60qamuv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